新中國成立70周年:完備的產業體系,國產農機高起點再出發!

作者:農機通 牛家通 本站發布時間:2019年10月01日 收藏

  任何一個大國必須要有完備的產業體系來支撐。前蘇聯解體和其衣缽繼承者俄羅斯經濟發展上出現的問題就是因為經濟結構失控和產業體系不完整,其它很多國家也存在這個問題,包括農機裝備產業體系,記得有一年考察非洲某農業大國,可耕地5億畝,但農機化水平非常落后,農機裝備工業根本不成體系,比如該國一大型國企仿制土耳其打捆機連熱處理設備都沒有,生產出來的產品徒有其表,下地作業變速箱十分鐘不到就會打壞。

  新中國成立70周年,如果從1958年第一拖拉機制造廠投入生產開始算,中國堅持獨立自主的發展農機裝備產業已經有61年,國內農機從一窮二白到品類齊全,已經形成了一個較完備的農機裝備產業體系,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國農機將在這個體系的基礎上高起點再出發!

  一、拖拉機、聯合收獲機等大類農機有完整的產業鏈

  據原農機化司司長高元恩講,歐美農業發達國家有多達3500多個品類的農機,但國內目前約有1500多個,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尚不能說擁有品類齊全農機裝備,但大田作物全程機械化的農機品類基本完備,另外在牧草、果園、蔬菜、油料作物、茶葉等經濟類作物、特色農業的關鍵環節已經有經濟實用的機器。

  有人說21世紀企業與企業的競爭是產業鏈和產業鏈的競爭,其實一個國家農機產業與產業的競爭,也是一個個具體品類的產業鏈與產業鏈之間的競爭。

  國內已經有拖拉機、聯合收獲機、插秧機旋耕機、播種機等傳統的動力或農機具,甚至包括植保無人飛機、基于北斗的自動導航等品類完整的產業鏈,有些品類的產業鏈在全球范圍內有重要的影響力,甚至找不到第二個,比如大中型拖拉機產業鏈。

  從2018年全國農機購置補貼系統統計數據顯示,當年通過國補系統銷售的大中型拖拉機品牌183個,實現了24.5萬臺銷量,銷售產值約250億元,在市場上看到的是183個拖拉機品牌及代表品牌的數千個型號拖拉機,但其背后是一個完整的、互相依存、休戚與共的產業鏈:上百家科研院所與上千家生產企業的合作、上百家整機企業與數千家零部件企業的共生共榮、上萬家大中小企業分工協作與競合、國內企業與國際供應鏈的互聯互生、國產供應鏈服務于全球市場。

  雖然國內的拖拉機產業鏈仍處于全球農機產業鏈的中低端,但其豐富性、層次性、多樣性和及時性、運作效率在全球無與倫比,具有強大的比較優勢,其它品類如聯合收獲機、插秧機、農機具等類似。

  二、形成了實力雄厚的幾大產業集群

  著名競爭戰略學家,美國人邁克爾.波特在《國家競爭優勢》一書中,把產業集群定義為在某一特定領域內互相聯系的、在地理位置上集中的公司和機構集合。

  1998年波特又發表了《集群與新競爭經濟學》一文進一步解釋了產業集群的含義:“集群是特定產業中互有聯系的公司或機構聚集在特定地理位置的一種現象。集群包括一連串上、中、下游產業以及其他企業或機構,這些產業、企業或是機構對于競爭都很重要,它們包括了零件、設備、服務等特殊原料晶的供應商以及特殊基礎建設的提供者。集群通常會向下延伸到下游的通路和顧客上,也會延伸到互補性產品的制造商以及和本產業有關的技能、科技、或是共同原料等方面的公司上。

  產業集群有明顯的規模效應和協同效應,大企業的競爭優勢在于資源優勢和規模優勢,但這只是一種內部的優勢,是一種逐漸累積的優勢,也就是說形成規模優勢會時間會很長,并且會形成衰減。

  產業集群內的企業,單個企業并不有規模優勢,但集群內企業加起來,就會形成產業分工和產業協同,如果把這些企業組合體看成一個整體的話,它也是一個競爭主體,但這種由企業和企業組合而形成的規模優勢明顯大于企業的個體規模優勢,在國內一個個的產業集群正在以整體的優勢挑戰巨無霸的跨國公司。

  前國內已經形成了齊魯、河洛、蘇錫常、京津塘、黒吉遼五個優勢明顯的農機產業集群。

  其中齊魯、河洛、蘇錫常農機產業集群內企業數占全國農機企業總量65%,工業總產值占75%,其中拖拉機的產品產量占85%,聯合收割機產量占65%,低速汽車產品產量占到了95%左右,可以說以長江為界,中國農機制造業形成了魯豫和蘇錫常兩個重心。

  三、補貼政策形成長效機制,并成為農機裝備體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從2004年開始實施的農機購置補貼政策,中央財政已累計安排資金2000多億元,扶持3000多萬農戶購置農機具4000多萬臺(套)。

  不容置疑,農機購置補貼政策是利國利民的一個好政策,與其同時期推出的家電下鄉、汽車下鄉等政策早就停止或因為政策的負面效應而半途夭折,唯有這一政策一直執行了15年且不斷的優化和調整,并顯示出旺盛的生命力。

  農機購置補貼政策不但是一項具體的惠農政策,而且已經成為農機裝備產業整體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助燃劑,是催化酶,實施15年的時間,經過不斷的優化和升級,目前已經形成長效機制,當下及今后仍將發揮積極的作用,并且為裝備產業未來保駕護航。

  四、建立了城鄉全覆蓋的深度分銷網絡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進化,國內農機形成了省級、地(市)級、縣級和鄉鎮級層次分明,分工配合的四級渠道網絡體系,另外還正在形成線上線下互動的立體化全渠道網絡體系,近幾年渠道方面最值得稱道的是“渠道下沉和網絡密植”。

  渠道下沉最先由一拖東方紅、雷沃重工等大企業發起,跨國公司、國產二線、三線品牌跟進,目前縣級市場已經成為渠道的重心,原來屬于省代或地(市)代的二級經銷商搖身一變成為一級經銷商,縣級市場的經銷商大多有服務能力,離用戶很近,更懂用戶及熟知用戶的需求。

  在競爭的推動下,國內農機渠道仍在下沉,現已下沉到鄉鎮,這是真正的終端渠道,與用戶零距離或鄉鎮渠道本身就是用戶,國內數千家農機企業將深度分銷做到了極致,國產品牌在這方面表現更優秀,未來掌握了鄉鎮渠道網絡的公司將掌握行業最核心的資源。

  五、培養出了千千萬萬個專業的農機服務組織

  從農業部公布數據推算,截至2018年底我國農機專業戶超過500萬個,其中農機作業服務組織超過18萬個,鄉村農機從業人員5100多萬人。

  其中,擁有農機原值50萬元的服務組織數量達到約4.67萬個,農機合作社數量約6.8萬個,入社成員數達到152萬人(戶)。在全國初步形成了以農機作業服務為主,以技術推廣、技能培訓、機具維修、配件供應、信息服務等為支撐、功能較為完善的農機社會化服務體系。農機作業服務組織裝備精良化、全程化趨勢明顯,大馬力拖拉機、大型聯合收割機等先進高端的農業機械大都集中在農機合作社,部分合作社配備了高性能糧食烘干設備、農用植保無人機、糧食初加工設備等,擁有標準化的機庫、維修間等基礎設施,綜合服務保障能力不斷提高。

  其中最值得稱道的是跨國作業服務組織,每年三夏期間,國內最大的跨區作業開始啟動,近幾年每年有50多萬臺聯合收獲機從事遠距離的跨區流動,同時有上千萬臺的農機在本地或近距離流動作業,每年實現作業收入5000多萬元,已經超過了當年農機銷售總值。

  近幾年農機合作社轉型成農事托管,參考土地托管或組織統防統治,分散種植的農業需求規模化的服務組織,而農機合作社堪當此大任。

  六、完成了市場培育,初步有了農機文化

  硬實力是看得見、摸得著,也可以量化出來的。如前文提到的農機品類、農機保有量、從事跨區作業的聯合收獲機數量、全國農機合作社總量等,但我們往往對軟性的成績和軟實力視而不見。

  筆者認為,一個國家的完整的農機裝備產業體系,不能缺少農機文化。

  農機文化是個很大的概念,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筆者認為市場培育和使用習慣最關鍵,這已經是上升到意識形態方面了。

  其中用戶市場培育農機文化的基礎。按市場營銷學的觀點,一種產品或一種服務要導入市場,首先要完成用戶培育,就是要讓用戶知曉并且學會接受、購買和使用,這是第一步,緊接著用戶會不停的使用,等到用戶形成習慣,按生物進化和社會進步的觀點,先進的工具要替代落后的工具,先進的生產方式也會取代落后的生產方式,并且生產工具會促進生產力的發展,這樣一來,人們習慣了使用工具,就不會再回到人力或畜力,因為社會永遠是進步的,全社會達成了共識就成為一種文化觀念,這就是農機文化,在農機化起步較早和成熟的地區已經形成了這種文化。

  習慣和觀念一旦形成,就會成為文化,而文化會一但形成就很難改變和開倒車,甚至是根深蒂固,按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滿足了低層次的需求,還會向著更高層次的需求轉變的,農機文化也會從初級文化向中級文化、高級文化升級。

新聞來源地址:http://www.hvlmfb.icu/
分享到:

新聞評論

暫無評論

3d组六选号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