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見起伏,熱點產品也“降溫”——對2019年國內打捆機市場的三點展望

作者:李勇 本站發布時間:2019年09月14日 收藏

  近兩年,農機行業進入焦灼狀態,已經不是新鮮話題,尤其是今年以來,不僅農機工業規模增速出現4連降,而且全行業利潤水平差強人意,產業虧損面大幅增加,農機行業低速運行愈加常態化。具體到產品品類,傳統與小眾正在上演“此消彼長蹺蹺板效應”的產業更迭劇情,市場主力不間斷地由傳統產品向小眾產品過渡,小眾品類進入勃興發展通道,但是,也并非所有小眾品類都會一路飆升,比如,這幾年才被大家所熟知的小眾品類中的打捆機,在經歷了2018年市場的翻番增長后,預計今年回穩運行或成大概率。

  補貼拉動及產業剛需等多重作用,催生出熱點市場

  從行業數據統計情況來看,打捆機市場迅速成長僅僅是近幾年的事情,在2010—2018年的9年間,打捆機國內市場保增量呈現出逐年遞增的發展態勢,期間,有三個重要發展節點值得關注:

  第一個節點是2012年,該年打捆機市場保增量實現了68%的爆發式增長,年銷量接近4500臺,在此之前,打捆機市場是一直處于積累期;

  第二個節點是2016年,該年打捆機國內市場保增量首次突破萬臺,市場升級開始發力,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第三個節點是2018年,該年打捆機市場保增量達到了有史以來的頂峰,年銷量突破了2.8萬臺,同比實現了超過127%的翻番增長。

  打捆機市場的發展并非偶然,主要源于三個因素促使:

  一是,國家補貼政策推動。最近連續幾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發展草食畜牧業,為畜牧機械產業提升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環境,與此同時,為實現農作物秸稈禁燒政策執行到位,全國各地加大了對秸稈作業相關產品的累加補貼力度,打捆機產品是實現秸稈離田作業的首選機械之一,以安徽、河南、內蒙、東北為代表的10余個區域,都在國家補貼的基礎上,分別采取了不同的累加補貼政策,有效地拉動了打捆機市場的快速發展。

  二是,產業發展剛需促使。對于打捆機的剛性需求形成的助推力主要來自兩大產業:其一是,畜牧產業飼養所需。近年來,伴隨著國內農業結構調整,人們傳統意識里“糧食”的范疇愈加廣泛,肉禽蛋奶與傳統谷物相互補充的能量供給結構正在不斷調整優化,畜牧養殖業正在成為新的發展力量,牧草遠遠不能夠滿足養殖飼料所需,小麥、玉米等秸稈飼料化則作為了有益補充,由此就催生了打捆需求。其二是,秸稈產業發展促使。秸稈作為一個戰略性產業,在造紙、農業、能源、板材制造等各個行業均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近年來,該產業也是實現了較快發展,尤其是秸稈顆粒替代煤炭、秸稈肥料化以及秸稈造紙、壓縮成板材等等,在國家政策推動下迅速升溫,這就催生了秸稈打捆、運輸加工的需求。

  三是,秸稈離田機械化程度提升所需。對于作物收獲后秸稈處理,粉碎還田存在較大病蟲害隱患幾率,且秸稈腐爛和生物反應處理需要一定時間,無疑秸稈離田加工是最佳選擇。據統計,全國各種作物秸稈理論資源量約為8.84億噸,可收集資源量約為7.36億噸,而國內作物秸稈離田率不足15%,與歐美、日韓等全球發達國家差距不小。從整體市場需求分析,截止到2017年底,國內打捆機產品保有量不足7萬臺,存在較大的需求和提升空間,伴隨著應用范圍拓展,打捆機由原來單一的牧草打捆拓展到各種秸稈打捆,如小麥秸稈、玉米秸稈、稻草秸稈、油菜秸稈、棉花秸桿、油葵秸稈、蘆葦打捆等,豐富的資源拓展給打捆機衍生了多種作業需求,打捆機逐漸成為牧草收獲、秸稈回收必不可少的有效工具之一。

  綜上所述,打捆機產品成熟及其市場快速爬升,是補貼政策推動以及各種相關資源積累的有力印證和必然結果,在經歷了數年的基礎沉淀和2016和2017連續兩年的大幅增長后,2018年實現了大爆發,備受業界矚目。

  產業與產品升級均存瓶頸,三點展望透視未來

  固然,時下打捆機市場發展迅速,但是,其遭遇的多方面資源短板和瓶頸制約依然不少。今年上半年,國內打捆機市場就遭遇了大幅下滑,尤其是在以安徽、河南、山東等為代表的主銷區域,據不完全統計,總體銷量同比下滑超過28%,尤其是安徽市場,在經歷了連續幾年的快速增長后,呈現出明顯的市場盤整跡象。

  進入9月份,下半年打捆機的銷售已經全面開啟旺銷模式,內蒙、東北、新疆等區域呈現出較好的銷售狀態,但是,從目前的市場走勢來看,今年全年打捆機市場并不如去年那樣火爆,同比銷量下滑或已經成為大概率的事情,結合目前產業現狀,擬以三點展望概括今后兩年市場運行情況。

  第一,打捆機產品以及秸稈產業成熟度不夠,上下游資源匹配在看齊。

  就目前產業現狀而言,國產打捆機集中在中低端,尤其是小中型產品扎堆,雖然國內一流制造企業全面進入該制造領域,但是大型化、高密度產品一直被國外品牌壟斷,嚴重依賴進口,與此同時,方捆機側置牽引產品國產品牌可靠性依然不足,不僅如此,方捆機產品最核心的部件——D型打結器,由于其動作頻繁、沖擊力大、磨損受力重、部件配合緊密,在材質、整體性能、結構配合等環節要求嚴格,國內制造產品在耐用性、成結率和靈活性都與國外產品有較大差距,一直未全面實現國產化,截止到目前,國產打捆機所用的D型打結器超過90%使用德國進口產品。再者,在國內,打捆機不僅要打捆牧草,而且很大的一塊功能是打捆秸稈,其中打捆秸稈要比打捆牧草所占份額要多得多。而秸稈處理不能單純依靠作畜牧飼料,而是要依靠多種方式的加工和產品再造,但是從秸稈產業的成熟維度來看,國內秸稈加工尚處于初級階段,不管是秸稈顆粒化、化肥化、板材化還是其他處理工藝,都存在一定的產業發展壁壘和瓶頸,也就是說,秸稈加工產業通道并沒有完全打通,往往是秸稈打起捆、運出地塊只能去作發電燃料,如果沒有國家補貼政策支撐,連基本的打捆和運輸的費用都不夠,這就無形中影響了農民對秸稈打捆離田的積極性。

  預計,今年這種產品和產業等多方資源不匹配的矛盾愈加突出,對打捆機市場發展的影響會愈加明顯,發展降速或勢在必然。

  第二,市場發展冷熱不均,個別區域補貼政策推動乏力效應初顯。

  近年來,國內有兩個區域的打捆機市場最有特點,一個是內蒙,一個是安徽。也許有人倍感奇怪,一個遠在塞外,一個地屬中原,似乎遙不相及,但是在打捆機市場運營發展上,區域特色鮮明且各具代表性。其中,內蒙屬于國內畜牧產業發展較早的區域之一,也是打捆機等畜牧機械起步較早的區域,打捆機在該區域畜牧養殖產業中屬于必不可少的剛需產品,不僅打捆牧草,而且打捆玉米等秸稈,主要作為牛羊養殖的飼料,有巨大的用戶需求,再加以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助力,內蒙市場成長迅速,是打捆機廠家必爭之地;另一個市場是安徽,這個市場是近年來秸稈禁燒政策下催生的新興市場,尤其是上半年小麥秸稈打捆離田、禁燒,政府部門每年都作為“攻堅戰”來打,不同地區分別在國家農機購置補貼的基礎上累加作業補貼、秸稈收購補貼、秸稈加工補貼等優惠政策,有效地推動了打捆機市場銷量提升,成為了補貼市場的典型代表之一,與此同時,該區域的秸稈產業很大程度上也是依靠補貼拉動,由于時間和資源積累基礎所限,秸稈上下游不同步的現象也尤為突出,前幾年,由于秸稈收購和加工能力不足,導致農戶將大量打捆離田的秸稈直接廢棄到排水溝的現象。著眼全國,各區域的打捆機市場發展均衡程度不一,畜牧產業和秸稈產業發展較好的區域,其剛性需求較為旺盛,而有些區域,其實實在在的剛性需求量不大,僅僅靠補貼政策推動催生的市場繁榮是有限度的。

  由此可見,2019年,打捆機市場興衰的決定因素仍然聚焦在補貼政策和剛性需求兩個最關鍵因素上,目前階段兩者缺一不可,不管是牧草打捆和還是秸稈打捆,必須有其資源消耗和處理通道,也就是畜牧產業和秸稈產業等必須同步升級,單純依靠補貼推動的市場能量將變得更加有限。

  第三,市場運行趨穩,大型化、復合型、多功能產品是趨勢。

  打捆機產品作為新興品類,雖然有著較好的市場需求空間,但是面臨的利空因素也不少,一是,糧價走低,用戶購機積極性及購買力受影響;二是,秸稈加工產業的全鏈條尚不通暢,提升的空間巨大,秸稈利用率和收益最大化并沒有得到實質性解決,制約了打捆機市場進一步升級的延續性;三是,大型草場、牧場、熱電廠等牧草、秸稈打捆所用高密度大型化產品依賴進口,整機和配件價格昂貴,而與此同時,國產品牌的低密度中小型產品固然有價格優勢,但是產品同質化嚴重、可靠性不足、故障率高,整機技術性能需要進一步提升。此凡種種利空因素疊加,打捆機市場起伏、盤整就勢在必然。同時,以近年來的市場銷售結構變化分析,大圓捆、大方捆以及秸稈揉搓、塵土清選、附加纏包功能等機型日益成為了市場發展趨勢,愈加顯示出良好的成長性,銷量規模占比不斷提升,中小型低密度打捆機產品雖然銷售數量較大,但是整體價值較低,規模占比較小,足以可見,國內打捆機市場轉向高質量發展亦是正常規律。

  綜合多方因素,預測2019年全年打捆機市場趨穩回落是大概率的事情,就目前市場走勢判斷,全年銷量或同比回落20%以上,在2萬臺上下。與此同時,預計今后2—3年內,打捆機這一功能單一產品的市場發展將決定于畜牧及秸稈等產業發展情況,上下游產業鏈同步升級將更加成為備受關注的焦點。

新聞來源地址:http://www.hvlmfb.icu/
分享到:

新聞評論

暫無評論

3d组六选号稳赚